广证恒生证券投资咨询有限公司

屡禁不止的学术造假 发布时间: 2020-03-03 00:24:11 作者:本站编辑

  岁末已近,国内外报道和关注科技的媒体,大多都在盘点本年度突飞猛进的科技新进展。然而,自从12月15日爆出韩国科学家黄禹锡造假事件后,极大地影响了人们分享科技成功的心情,在等待该事件最终结论的同时,人们也再次意识到学术打假的长期性。

  杰弗里首次打假

  没有资料显示造假何时登陆于科学研究领地,但公开的科学研究打假第一人,也许应属于哈佛医学院的杰弗里·福莱尔博士。

  杰弗里24年前做博士后时的导师,出面请他对一个名叫维嘉伊·索曼的人抄袭别人研究之事进行调查。当时,维嘉伊·索曼正在耶鲁大学做博士后研究,其导师是新陈代谢病领域最富盛名的领军人物之一。

  那时候,调查科学研究抄袭的行为无章可循。福莱尔尽管不愿领命,最终还是前往调查,结果,他发现了索曼的严重造假行为。事情真相被揭示后,索曼不仅提前结束了在美国的博士后生涯,其导师也受到影响,担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系主任的愿望成为泡影。

  在随后的20多年里,学术造假依旧时有发生,渐渐渗透到了科学研究的各领域。

  近几年来,美国生物医学领域的学术造假次数持续呈上升趋势。1998年为68起,2001年则达127起,主要包括炮制根本就不存在的病例或篡改已有的数据。

  历来被认为是净土的物理学领域也幸免于难。首先是美国加州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维克托·尼努夫涉嫌伪造数据,声称获得了最重的化学元素116和118。这项被评为“1999年世界十大科技进展”之一的成果,德国、法国和日本的研究小组却无法重复其实验,而当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自己重复该实验时,也制造不出这种元素。在对原始数据进行分析后,他们发现,实验中的一项重要指标根本就是子虚乌有。东窗事发后,维克托·尼努夫被实验室开除,实验室随后撤回了发表在《纽约科学院年报》、《欧州生化学会杂志》和生命科学领域最著名的《FEBSLETTER》杂志上的论文。

  2002年,美国新泽西发光技术贝尔实验室的亨德里克·舍恩被揭发,他在近两年的时间里,至少在16篇论文中存在伪造行为。他声称研制出了分子晶体管等一系列重大成果,《自然》和《科学》两大杂志也相继刊登了这一研究成果,但随后证明这些成果是捏造出来的,科学界几乎一片暗然。舍恩造假事件的影响非常大,他毕业于德国康斯坦次大学,通过自身努力跻身于著名的美国国家实验室,取得令许多同行羡慕的“成绩”,不少人认为他是诺贝尔奖的未来人选,因此,有人把这一事件称为“舍恩事件”。

  最新的一起的学术造假事件,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系35岁的副教授帕里耶斯案,由于承认自己在多份文献、拨款申请和一份研究报告中伪造研究数据,2005年10月他被学院开除。帕里耶斯曾在哈佛大学获博士学位,从师于加州理工学院校长、诺贝尔奖获得者戴维·巴尔的摩做博士后研究,2000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后,先后在《科学》、《自然遗传学》等著名刊物发表过10多篇论文,被誉为免疫学领域的世界级“神童”。

  学术造假屡禁不止

  2005年6月9日,《自然》杂志公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。

  美国调查人员在对3247名科学家完成的调查问卷中发现,在美国学术界,凭空捏造或完全剽窃他人研究成果的研究人员虽然为数不多,但歪曲事实或有所欺骗的科学家人数却相当可观。

  在回答这项秘密调查问卷时,约5%%的科学家承认,由于得到的信息与他们正在进行的研究相抵触,他们曾丢弃某些数据;10%%的科学家承认,他们在发表研究报告时,曾不适当地将自己或他人的名字列为作者;超过15%%的科学家承认,他们曾改变原来的设计或结果,或忽略一些观测以便使赞助商满意。值得注意的是,参与调查的全部是享受美国国家卫生学会基金资助的科学家,绝大多数从事生物、医药或者社会科学研究,一小部分致力于化学、数学、物理学和工程学研究。

  面对学术造假的频频出现,学术打假也成为科学界清理门户、纯洁队伍的重要任务。

  欧洲许多国家没有专门对付研究造假的中央机构,调查工作主要由研究所或国家资助的代理方承担,但美国情况却大不相同。1989年,美国在生物医学领域就专门成立了研究诚实办公室(ORI),规定每个接受政府资金研究机构,都必须拥有调查造假的正规程序。在许多研究中心,造假案由中心内部的研究诚实官员处理,研究诚实官员通常是前科学家或律师。美国生物医学领域学术造假调查人员以小组的形式开展工作,他们的打假行动得到政府专家的支持。

  据新华社报道,在舍恩事件后,美国物理学会2002年11月发布了一系列指导原则,以加强科学家的职业道德建设。指导原则包括如何处理不正当科研行为、对物理学职业道德标准的界定以及如何改进职业道德教育等,认为每个科学家都有责任确保自己的学生接受职业道德培训。

  虽然科研打假从未停止,但也面临许多困难。

  例如,调查科研造假仅靠单位内部的研究诚实官远远不够,还需要其他研究人员参与和支持,但研究人员参与案件调查耗时很大,毫无疑问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。此外,如果被调查的对象是熟人,这些研究人员通常会有所顾虑。

 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所属的研究诚实办公室副主任、社会学博士罗兹认为,科学不正当行为出现的原因有多种,管理上的漏洞是重要方面。要防止学术腐败,提高整体科研管理水平恐怕是主要途径之一。具体而言,需要从杜绝不正当科学行为的角度出发,在科研管理中杜绝人为因素,全面完善质量控制,包括加强对实验室的监督、对研究数据的保存和实验记录的定期检查等制订出规范化标准等。 (本报记者 毛黎)